leveragedsilver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1/9/4 4:57:16
  • 浏览量: 54
  • 作者: 云易外汇交易平台
leveraged silver


ULtra快速 数据已经进入 市场5年了。


  从早期的二元期权 到现在的传统 外汇 交易,每一次更新都 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,直到现在第六次更新已经结束。


  新增了API和专家顾问。


  直接连接到MT4交易平台的新功能。


  拥有关于加拿大、 美国、新西兰、英国、澳大利亚等主要 国家 最重要的宏观经济新闻结果,每周 潜力新闻日历实时推荐,拥有更多的潜力评估、止损、止盈、标准差实时推荐,每月20-30场直播大会。


  那么,新闻软件ULtra快速数据的开发理念 是怎么来的呢?这些数据每周都会影响各国的货币走势和经济评价。


   最重要的是在数据发布后尽快获得数据。


  我们越快 做出买卖决策,就越能充分 利用市场趋势。


  其策略是基于价格走势、支撑阻力、艾略特波浪理论、区域供应和3月31日财经早餐:拜登基建 计划即将登场,美元狂涨,黄金大跌逾 30美元.周二(3月30日)美元 指数 升至93 关口上方,盘中高见93.357,这是近五个月来的最高水平;10年期美债收益率周二盘中升至14个月高点1.776%,美国总统拜登将在周三概述他计划如何为3-4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筹措资金,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的乐观 预期比较高昂。


  黄金则受到打压,不仅跌破1700关口,更是逼近3月初创下逾 九个月新低,盘中最低触及1678附近,当日累计 下跌逾30美元。


  商品收盘方面,纽约商品交易所6月 交割的黄金期货下跌1.7%, 收于每盎司1,686美元;纽约原油期货价格周二下跌1.6%,至每桶61美元以下,5月份交割的西德克萨斯中质油 合约下跌1.01美元,结算于每桶60.55美元;同月布伦特合约跌84美分,收于每桶64.14美元。


  美国股市方面,标普500指数下跌0.3%至3958.86点;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0.3%,至33070.94点,为一周来最大跌幅;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0.1%,至13045.40点。


  影响油价利空因素【 美国制裁有望 解除 伊朗准备重返 石油市场】由于有迹象显示旨在解除美国制裁的谈判取得进展,伊朗准备增加全球石油销售量。


  然而,即便 协议 达成,新增石油也只会逐步地流入市场。


  官员们表示,由国家控制的伊朗国家 石油公司正在油田和客户关系层面做准备,一旦协议达成,便可增加出口量。


  按照最乐观的估计,伊朗的石油产量最快可在三个月内回到制裁前将近400万桶/天的水平,该国也可能利用早前存储的原油。


  但是还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。


  任何的协议都必须完全解除美国对涉及伊朗实体所实施的贸易、航运和保险等一系列障碍。


  前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的MohammadAliKhatibi表示,即便如此,买家也可能兴致索然。


    扩大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,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预期自我强化、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。


  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。


    众所周知,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(NDF)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。


  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,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(DF),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,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。


  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,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,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。


  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。


   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。


  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,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,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。


  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,且交易没有限制,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,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,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。


  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%,有人预期是3%,那么,在1%至3%的预期差之间,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。


   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。


  在岸市场上,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,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。


  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,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,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,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。


    现在,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,聚焦主业,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“炒汇”行为,加强汇率风险管理。


  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,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,“风险中性”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,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。


  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,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。


  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,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。


  可见,“风险中性”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,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。


   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,2019年,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.60万亿美元。


  其中,美元日成交量5.82万亿,占88%;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,仅占4%,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。


  人民币日成交量中,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%,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/3稍强。


    于在岸市场,扩大交易主体,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,同时拓展实需内涵,放松交易限制,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“三管齐下”,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。


  2005年“7·21”汇改以后,我们就鼓励“两非”入市,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,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。


  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,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,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。


  到去年,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.1%,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%。


    此外,我国早在“7·21”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。


  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。


  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,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%,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%的水平。


  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,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。


  比如说,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,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,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,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。


  现在,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,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。


  
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